<address id="dz57l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邂逅呂紅麗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丁盛

          緣于到新鄉演出,見到了闊別七年的同學呂紅麗,她與我們同班的王為民(我一個宿舍的室友)1998年結為伉麗。王為民工作單位是華北石油局第四物探大隊, 這里人都簡稱為“四物”,位于新鄉城東,距市區約五公里左右。車行一會便看到了四物的大門,是那種有些年代感的老式大門,給人的第一感覺是個典型的老國有企業,大門內的右側是宣傳欄,貼著些職代會之類的照片,很傳統。沿著院內的大路走到底一轉彎就到了他們的宿舍樓。他們家在五樓,兩室一廳的屋子,收拾得很整潔,撲面而來一種家的溫馨。

          呂紅麗較在南京上學時略胖一點,氣色不錯,還留著半短頭發,象在校時,一絲不亂,依舊戴著一幅很有書卷氣的眼鏡。素色上衣,牛仔褲,看上去變化不大。他們可愛的兒子冰冰今年三歲,白皙嬌嫩皮膚,虎虎的腦袋,大大的眼睛,清澈得近乎透明的雙眸,加之一身活潑的衣裳,更顯可愛,給這個溫馨的屋子增添了濃濃的家的氣息。從來沒見過我這個生人,冰冰開始還有點拘謹,但沒一會,算是與我認識了,便拉著我與他玩一些游戲。呂紅麗在廚房里一邊忙著一邊還不時在邊上關心小冰冰的一舉一動,生怕出點什么問題。她的一舉一動,無不透出母親對孩子的關愛,眼前的她讓我一時很難與那個記憶中的嬌小玲瓏、略顯柔弱的小朋友聯系在一起。乍一看,似兩人;細再看,同一人。學校時的她,似乎不過是昨天的事。而實際已是過去多年。

              上學時,男生稱她為“小朋友”,在女生中,因為她的皮膚好,人又嬌小,則有一個更親昵的綽號“包子”。記憶中,她總是笑口常開,一幅無憂無慮的樣子,與班上的男生們打得火熱,在男生們心中,她永遠是一位可愛的小女生。

             在她成為同寢室王為民的“妹妹”后,這個可愛的小女生成為班主任王老師經常關心的對象,“無心插柳柳成陰”,反倒促成了他們走到一起。畢業后,王為民分配到新鄉華北石油局第四物探大隊,呂紅麗則回山西垣曲工作。當呂紅麗第一次將王為民領回家時,她的父母好象對這位“毛腳女婿”并不滿意。呂紅麗只身前往新鄉,感動了她的父母,成全了這樁好事。樸實、勤勞的王為民也很快就贏得了岳父、岳母大人的喜歡。“我爸媽對王為民可好了。”說到這,呂紅麗臉上有一種自豪感。

             不巧的是王為民在內蒙古勘測不在家,在我來的前幾天剛走。上一次與王為民見面是1996年。他從廣州學習回來路過上海,呆了三天。那時的他與在校時變化不大。當呂紅麗翻開相冊,第一感覺是王為民成熟了,胖了,黑了,頭發也稀了,臉龐上有了些歲月的痕跡。看著一張張照片,呂紅麗聊起了家常:“原來王為民一出去我就擔心,擔心他在外在有個什么事,現在好多了,不過冰冰成天都在盼著他回來,打電話的時候冰冰會告訴王為民很想他。他不在家,就我和冰冰,早上起來給冰冰做早點,然后去買菜,冰冰跟著一起去,陪他在球場上玩一會,接著回來做午飯,冰冰午睡的時候抽空把東西洗洗,我就見不得臟,等冰冰醒了,再做晚飯,一天下來,也挺累的,晚上很早就休息了。每天都這樣。王為民在家時,他很早就起來鍛煉身體,等我醒來后他菜買好,早點也做好了。他對我和孩子都挺好,對我爸媽也不錯,一到我家就幫著干這個干那的。所以我從沒后悔,王為民能這樣已經不容易了。現在房子也有了,不大,但也還行。結婚時可簡單了,也沒有象別人那樣搞一個盛大的婚典,只是在我家和他家請了些親朋好友,連婚紗都沒穿。到這后,剛開始就住一間房,什么也沒有。那個時候我們經常吃完晚飯到邊上的農田、小溪邊散散步,在小溪中抓小白條魚,回來養著。雖然苦一些,但過得很有意思。現在我和王為民的精力都放在小孩身上,他要什么基本上都給買,我們自己很少買衣服啊什么的,能省就省些,好吃的什么都先給冰冰,欣尉的是冰冰還是挺聽話,以后想把他送到雙語學校去念書……”

          午后,出奇地靜,窗外的天空幾絲浮云飄過,呂經麗不經意地談起的這些與這午后的寧靜非常適宜,沒有一點張揚,對生活、情感的理解,全在這淡淡的生活當中。“等你成家以后,你就會明白了。”這句平淡無奇的話,其中包含了多少付出,對我這個尚未成家的人來說還無法完全體會。但這種為對付出的精神,已令我感動,也為他們慶幸:找到了真愛對方的人。

          看完照片,呂紅麗從書柜中取出了地校畢業留念冊。同學的照片一張張整齊地貼著,景文與鄂陸巖、趙忠文與楊瑩的照片還被放在了一起,他們也都相繼結為伉麗。那些熟悉的字跡開啟了封塵多年的記憶,呂紅麗如數家珍地說起在校時一個個女生中與男生中的故事,每一個細節她都能栩栩如生地描述,這些故事都是我不曾知道的。見我一付不知的樣子,呂紅麗先是懷疑,在確認后則不失時機地取笑我木魚腦瓜。原來學校時的生活也有如此之多的故事!感嘆之余,不禁對呂紅麗的記憶力另眼相看。

          說著說著,不經意到了晚飯時間。呂紅麗端出準備好的黑豆紅棗粥,河南的饃與幾樣可口蔬菜,對我這個家里不開火的人來說,這些可是美味佳肴,吃得我是腹飽口飽。“要是王為民在家該多好!”看著我吃得開心的樣子,呂紅麗道出了心聲……

          佛說:人生的每一次照面,都是前世姻緣的輪回。從學校到新鄉,他們是一對有緣人。闊別多年后的邂逅,是一種緣份;而當年南京四年的同窗生涯,又何嘗不是一種更大的緣份呢?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二OO二年十月二十日于新鄉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 

         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心悦网